Silence

做我爱做的事,爱我想爱的人

一半火焰,一半海水

我这人吧,一到晚上话就多,尤其是心里的话。书桌下的灯一照,就好像照开了心底的门,把想说的都放了出来。
我都很难形容我自己,但是,总想着能总结总结,看看自己到底是个啥。
思来想去,某天突然就冒出这么句话:
一半火焰,一半海水。
后来一品,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
一半火焰,是外在的,总是与人打交道的那个。情感外放,爱恨在口,脾气一般,常态脑子一根筋,做完事才发现不妥之处。有人喜爱,有人厌恶,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一个词“火”
这个“火”,性格太分明了,几乎如一面旗帜,定下了“傻大妞”的形象。活泼、开朗、可爱、鲁莽、笨拙、讨人嫌、没耐心……有人这么讲过我,我也这么评价我自己。
“火”是我最初最初的模样。
年岁见长,世事翻腾。宛如地球的生命起源于海洋,内心最深“水”的一面就这么浮现了出来。
追溯“水”的雏形,大概是小学一年级吧,那是我能记过的,最早的心理疼痛了。彼时刚离开幼儿园,约定好的朋友不在一处班级上学,自己一个人孤孤单单,拼命地去接触班级里人缘最好的那个女生,却总是被排斥在边缘地带。记得当时老楼还没拆,我们就在老楼前的空地上玩。那天,天是阴的,没有玩伴,我自己一个人,一边哭,一边跳绳。
还好,过去了。
然后呢,这个小水洼在青春期迎来了它的暴雨。与母亲的争执,不解,友谊中妄图独占的霸道心思,嫉妒,自卑,不甘,轻蔑……这么多负面的情绪一哄而下,将这个水洼变成了湖。我真的,不想再去探讨家庭对我的影响到底有什么了,我现在这种内心的脆弱与安全感缺乏,我不想算在谁谁谁的头上。没人给我一个交代,我努力了,她不懂,是真的不懂,没有回应,以一种不知不觉的方式,缺席了我的成长。
挺难过的,有这片湖。
有了湖,火焰就收敛多了。因为火焰知道,他做了,也没人回回应他,反而是招人厌恶。与其自我伤心,不如不去伸手。
寡言的时候多了,负面情绪消化吞噬了,玻璃心了。

到头来,希望自己被爱,也希望自己去爱。这两者没有先后。
我渴望被世界接纳,又讨厌与世界相拥。
真是个怪人。

湖变为海,他是我不能言说的,是即使言说也无人信的情感。

就像现在,我的心里就是海。
只不过,他有点脆弱,他还不能控制自己。时常跑出来扰乱下我充满意欲的心。(有动机也是好事)

困了,估计码了这么多,病句也多到猖狂。但是还是想给自己写些话。

正视自己的不足,正视自己的丑陋,它们是你的一部分,你不能将他们抛到海水中就不管不顾,你要知道他们存在着,你要知道他。
爱有落脚的,只是看你愿不愿意让他降落。

说话都要留三分,就怕出口是flag.
一些就放心里了。

没人看我碎碎念吧,晚安了,真的困了。

今天也是晚间彩虹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