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ce

做我爱做的事,爱我想爱的人

我的请帖是你的喜帖。(没有一点糖全他妈是刀子,慎入)

最多二两啤的:

现实向。一篇完结。
 
务必配合陈奕迅《婚礼的祝福》食用。
——————————————————————


 1.    


        红色喜帖静静的躺在手边。张继科坐在桌子前,伸出手,反反复复摩挲着几个烫金字,天作之合,喜结良缘,隔着手心的茧子都能觉得炙热。


      今天,马龙结婚。张继科蓦地笑了。穿上黑色西装,调好银色袖扣,整理一下领带,好久不穿这么正经八百了,张继科挑一挑眉毛,冲着镜子里的自己吹了声口哨: 小伙儿三十一枝花。还是那么有型。


       马龙,曾经乒乓球全满贯得主,现在国家队最年轻的教练。场下温润如玉场上机敏冷峻。虽然二十年前就知道队里宠鞍山小马宠成什么样子了。到达婚礼现场的时候,张继科才意识到马龙的人脉广到了怎样的地步。


        在酒店停车场碰到马琳他们,他等不及开席就拉着陈玘王皓说好久没一起竞技了快快快斗个地主。


       刘指孔指围着蔡局笑谈国际乒联又改制大球都快改成网球了。


        那边几个穿着看不懂的衣服扎堆聊的好像是三大封的主编。旁边一溜记者拉开阵势长枪短炮:喂,听说了吗?好像Jolin要来。今天弄个大头条……嘿!张继科!张继科来了!


         “继科儿!看这!”“张继科,麻烦看这里!”


         张继科停下脚步,咔嚓咔嚓,一阵闪光灯。“继科,我能采访下你吗?” 獒龙CP火了这么多年,敏感的记者不会放过。


           张继科眼皮微微颤抖,嘴角绽开一丝笑意,“行吧。”为什么不呢?今天是马龙大喜,大家都要尽兴。


        “今天,你的好兄弟好队友马龙要结婚了,你有什么祝福要送给他吗?”


         “我祝他……” 人群一阵骚动,新郎新娘出来迎宾,又是一阵快门声。新娘貌美如花,新郎体贴的帮她提着白纱。今天的马龙跟几年前没有二样,皮肤白的反光,眉眼淡淡,这么些年,多少八卦新闻写马龙是盐系美男中的代表。可在张继科心里,马龙一笑起来就是彩色的油画,洛可可派的油画。退役后,在全民对体育明星的空前关注下,前半生活成drama的张继科没有进娱乐圈,也没有当教练,竟跑法国去学了几年油画。跌破所有人眼镜。


       马龙已经看到另一个处于风暴中心的张继科,冲他挑了个眉,眉开眼笑的挥了下胳膊:“继科儿!这呢!快来照相了!” 


         张继科不由自主的也笑着挥挥手:“等着,我就来!”然后转头向记者说:“我祝他永远像今天一样,幸福快乐。”


         朝马龙走去的时候,张继科看到这个酒店的花圃里种的黄玫瑰,他最爱的黄玫瑰。


    


2.  


        今天小胖是伴郎。当年的孩子气全消,玉树临风地往马龙身侧一立。小胖刚张嘴:“哥……诶?”张继科一把搂过“小胖现在不得了得大满贯了,哎不能再叫小胖了。”
      
        樊振东反搂住张继科:“哥你可把我坑苦了,龙哥结婚找不到伴郎,就讹上我了。我哪懂这个啊?” “别怕,有事哥罩着你!”还是孩子,张继科好笑地捏捏樊振东的脸。


       视线一移,正好迎上马龙的眼睛。多么熟悉的眼睛,想了几年的这双眼睛,梦里都梦见的这双眼睛,里面住着细碎月光散落银河的眼睛,现在就在面前。这双眼睛的主人,伸出手来就捶了他一拳,把张继科从旖旎的梦中拉回现实:“这几年跑哪去野了,找你当个伴郎等回复等了一个月。再联系不到,就别怪我自己结婚没喊你喝酒哈。”


         张继科听着软绵的声音,心头涌起一阵酸楚。赶紧仰起头放肆的笑了一阵,冲着周围人嚷嚷:“瞧瞧,马龙太坏了,想让我这老脸衬托你?怎么可能!” 


         马龙也笑了:“别满嘴跑火车,我红包呢?”


         张继科突然收敛了笑容,伸手把马龙一把拉进怀中,“兄弟,红包大着呢。周雨给带过来。结婚快乐。”


         从某种程度上讲,世界上所有的婚礼都是一样的,祝福与眼泪同在,感恩与闹场并存。伴娘是女方那头的,乒乓队的老爷们儿竟然不约而同的放过了。想弄新郎官,看看杀哥撇着的嘴角和马龙扫过的眼神,竟然没一个人敢上前。只逮着樊振东猛灌酒。周雨拦都拦不住,樊振东哀怨的看着二号桌与人觥筹交错的张继科大喊一声:“哥啊,你还管不管了!”


         “来了来了,小胖!” 张继科把杯中酒一饮而尽。去他妈的,该来的还是要来,怎么逃的过。张继科一到,樊振东就指着许昕,林高远,方博几个,“哥,他们弄我!”   张继科刚才有点喝猛了,整个脸上泛起红晕。眼睛却亮的出奇。


        “我滴妈,藏獒来罩场子了,不闹了不闹了。”许昕没正经的举起手来做投降状。 “我顶楼主。”方博靠在许昕肩膀上,做出我好怕怕的表情。


         张继科看了看忍俊不禁的新郎和新娘,抄起桌上的一瓶白酒举起来,大喊一声:“别啊,龙哥大喜,大家使劲噪起来!” 一桌子人立刻炸开了。科哥酒量见长!科哥威武霸气!


         咕嘟嘟嘟一瓶白酒去了一半,队里的新人可比当初的他们能喝多了,当年他和马龙就几瓶啤酒的量,还喝的晕乎晕乎的,傻傻的去街边买彩票,你一张我一张的刮。刮出一张五块钱就抱在一起嚎:“发财了!”


         咕嘟嘟,张继科记不得第几次举起酒瓶了。旁边突然有只手抓住了他正欲举起的胳膊。即使不用看,他也知道是谁的手,“继科儿,成了成了,别跟他们闹……” 
眼前穿着西服别着胸花的男人和记忆中穿运动短裤的少年慢慢合成一个人。他突然觉得撑不住了,搂住马龙的脖子,重重的靠在他后背上。


        “马龙,我不跟他们闹,我……只跟你……闹……好不好……”
        周围一阵子起哄:   我龙哥又挂科!! 科哥来抢亲了!嫂子你小心啊!


         新娘笑的花枝乱颤,马龙无奈的两只手绕过去接住背后的醉汉。继科儿,别喝这么多。今天我没办法送你回去。


3. 


       新人新婚之夜做什么,什么缠绵旖旎,什么有情人做快乐事。过来人都会告诉你这天晚上最快乐的事:数红包。谁出了多少记下来,这是人情份子,总有一天要还回去。


        新妻在卧室清点女方这边的人情。马龙在书房。
        “许昕20000,方博,20000,张继科……”马龙开始拆张继科的红包……比起别人的,只能说是薄薄一封,里面掉落出一张支票。马龙笑着摇摇头:“继科儿这小子,又抖机灵。”


        看了一眼金额,150000。把美滋滋收钱的马龙吓了一跳,又隐约有点不安。红封子里还有一个巴掌大的小本。马龙定了定神,起身给自己泡了一杯茶。接连喝了几口,才动手打开……是继科儿的字。密密麻麻的数字,像是个账本。


2003.09新西兰   $85


2010.02科威特    $120


2011.05鹿特丹   €56


2012.08伦敦    £70


2013.02科威特  $130


2014.10仁川  ₩50000
             杜塞尔多夫 € 30


2015.01 迪拜  $ 94


2015.05苏州  ¥82


2016.03吉隆坡 RM 270


2016.08里约 $ 45


2016.09 成都 ¥100


……


……


        最后一行,是一句话:今天一块儿还了,加上份子,祝你幸福快乐。


        马龙的眉头越皱越紧,今天的茶水太苦了,苦到心里。


       “马龙,带钱包没 ?”“又想干啥?”
       “主办方的饭太难吃了,我们出去吃吧!”
       “被教练知道咋办”
       “没事,我顶着!骂啊骂的早习惯了!回国还你哈”
        “就一顿饭钱,我请不起怎么的,甭还了!”


      
        “继科儿,听说了吗!我俩是CP。哈哈哈神马个继”
        “也有好听的,睡眼萌胧,竹马成双,并肩成王啥的。我喜欢竹马成双这个。一听就知道是咱俩~”


     
        “继科儿,你还真打算四十五岁结婚啊”
         “逗他们玩呢……”
         “那你打算退役就结婚?我打算东京打完。咱俩都二十八了”
           “……我没有打算结婚。”


        新妻数完了份子,走到书房轻轻从后面搂住马龙,未察觉马龙的肩膀在微微颤动。“龙,还有一幅画,估计是你的球迷送的,酒店给我们送来了。”


       眼睛里全是水汽的马龙,努力控制住表情,转头望去。


        是一人高的油画,用金色的边框装裱好。画面背景是一片蓝天,十几岁的马龙在乒乓球台前发球。手臂伸展,小球高高抛起。画中人刘海被汗水打湿,嘴角紧绷,眼神坚定。


         署名:Rose jaune


        马龙急忙打开电脑输入这个词。
        Rose jaune 。黄玫瑰。
        花语:纯洁的友谊,消逝的爱。永远的祝福。


————————————————————————


     
     


        “嘿,马龙,你发球真好看。我能看一百年。”
        “去你的,张继科。”


END


 


          


       


       
         
   


      


   

评论

热度(311)